長江商報 > 快手商業化難解上市一年半虧875億 程一笑掛帥電商重振出海業務謀破局

快手商業化難解上市一年半虧875億 程一笑掛帥電商重振出海業務謀破局

2022-09-19 07:11:09 來源:長江商報

長江商報消息 ●長江商報記者 張佩

面臨業績、股價壓力,快手架構再調整,急尋業務發展的突破口。

近期快手方面傳來消息,一方面重振海外業務,單獨設立國際化商業化部;另一方面新設商業生態委員會,由程一笑掛帥負責電商,發力本地生活業務。

面臨抖音、微視的競爭,率先崛起的快手后勁卻顯不足,上市之初的萬億市值風光褪去,擺在快手面前的是緊要的盈利難題。

為此,去年,快手內部宿華管運營、程一笑管產品的平衡狀態被打破,程一笑接棒快手CEO職位,F在快手架構再調整,向電商、本地生活業務及海外業務進擊。

然而,在本地生活賽道,美團、抖音、京東等的競爭正在白熱化,在海外業務上,快手自2017年以來屢次嘗試“出!笔Ю,這已是其第五次出海。

雙管齊下,素有“天通苑張小龍”之稱的程一笑,能否為自己心血之作覓得突破口?

快手初上市飆升萬億市值

程序員出身的程一笑一直有一個產品經理的夢。

2007年,從東北大學軟件學院畢業的程一笑進入惠普大連工作,兩年后他又轉向在人人網做iPhone客戶端開發,繼續兩年的程序員生涯后,并不滿足現狀的程一笑選擇辭職創業,在北京天通苑小區一間出租屋里,程一笑創造了快手的前身——動圖生成工具GIF快手,并獲得了晨興資本合伙人張斐的投資。

不過,彼時已經有“天通苑張小龍”綽號的程一笑,在商業運營上未能摸到訣竅。直到2013年,由張斐牽線設局,快手四位創始人及宿華等一眾伙伴見了第一面。很快,程一笑團隊與宿華團隊合在了一起,由宿華擔任公司CEO統管公司,程一笑則專心負責產品。

在宿華接手后,快手逐漸由單純的GIF小工具轉型為短視頻社交平臺,在2014年春節后,快手的流量開始井噴,至2015年6月,快手已經成功積累了1億用戶,和抖音并駕齊驅成為中國短視頻平臺的兩大巨頭。

2019年6月,宿華、程一笑曾聯名發布一封全員信,立下2020年春節之前達到3億DAU的“戰斗”目標。為了拿下這個被外界評價極富“狼性”的目標,在剩下的半年時間里快手推出極速版、拿下2020年春晚紅包名額,多項渠道共同發力,總算是在最后達成。

2020年11月5日,快手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申請。2021年2月5日,快手成功登陸港交所,發行價115港元/股,股價一度漲至345港元/股,總市值達到1.23萬億港元。

根據招股說明書,發行完成后,宿華將通過ReachBest擁有及控制4.27億股A類股份及5696.12萬股B類股份,占已發行股本總額約11.79%;程一笑將通過KeYong擁有及控制3.39億股A類股份及4556.89萬股B類股份,占已發行股本總額約9.36%。以上市當日收盤價估算,宿華、程一笑一夜之間身家分別暴漲至1435.29億港元和1153.01億港元,躋身千億富豪行列。

深陷虧損市值蒸發超八成

然而,快手并未將風光延續下去,上市后其股價踏入漫漫“熊途”。

2021年8月5日,快手股價大跌15.3%,正式跌破100元關口,當日報收89.1港元/股。截至今年9月16日收盤,快手股價降至57.3港元/股,總市值2462億元,市值已經蒸發80.9%。

股價大跌源于不盡人意的業績表現。

財報顯示,2018年至2020年,快手分別虧損124.29億元、196.52億元、1166.35億元。2021年,公司實現營收810.82億元,同比增長37.9%;凈虧損780.74億元,虧損同比收窄33.06%;經調整后凈虧損188.52億元,相較上年同期虧損78.64億元擴大了139.7%。

快手累年的虧損與其營銷成本的大幅增長密不可分。財報顯示,2018年至2020年,快手在銷售及分銷成本上的投入分別達到42.62億元、98.65億元、266.15億元,同比增長213.38%、131.46%、169.79%,每年都在倍數增長。2021年的銷售及分銷成本進一步擴大65.98%至441.76億元,計算下來平均每個季度都要投入超百億成本。

盡管單季營銷成本耗資超百億,但快手日活數據并沒有得到大幅提升。今年二季度,快手的日活用戶規模同比增長18.5%至3.47億,但此時競爭對手抖音日活已經超過6億,甚至后來發力者微信的視頻號日活也達到了4.5億。昔日的短視頻“雙雄”已經變成了“三國殺”,而快手成為其中弱勢的一方。

重心再調整瞄準電商及海外業務

危急關頭,快手調整管理體系,“宿華管運營,程一笑管產品”的平衡被打破。2021年10月29日,快手發布公告稱,即日起,快手兩位聯合創始人調整分工,昔日負責運營的宿華出任董事長,而往常專心產品的程一笑則接棒了CEO。

從最新的財報數據來看,2022年第二季度快手首次實現國內經營利潤層面的盈利。但總體來看上半年實現營收427.6億元,同比增長18.26%;凈利潤依然虧損94.3億元,虧損同比收窄85.44%;經調整后凈虧損50.3億元,虧損收窄52.8%。

上市一年半,公司虧損875.04億元,市值蒸發超八成,面對此等危機時刻,程一笑不得不“內外兼修”。9月16日晚間,快手宣布完成新的組織架構調整,CEO程一笑將兼任電商事業部負責人,原有的本地生活業務升級為獨立業務部門,成立本地生活事業部。

與此同時,快手也重拾出海計劃,力求尋求新的業務突破?焓指呒壐笨偛民R宏彬在帶隊國際化業務一個多月后,對部門的組織架構進行了一輪調整,同時明確商業化是快手國際業務接下來一段時期里的發展重心。有報道稱快手已將核心市場巴西設為了商業化的標桿市場,并定下2023年底以前完成單月投入與收入打平的目標。

其實快手此前已經四度嘗試出海。早在2017年前獵豹高層劉新華掛帥,幫助快手首次組建海外事業部,推出快手首款海外應用Kwai。2018年上半年,Kwai一度登頂俄羅斯和東南亞7個國家Google Play、App Store的下載榜單第一。

但隨著劉新華的離開以及Kwai后續推進乏力,此次出海未能取得穩定的海外市場盤。于是乎在2019年和2020年,帶隊快手攻略海外市場的人變成了程一笑,他分別在東南亞市場推出短視頻APP Snack Video、在北美市場推出Zynn并重拾Kwai主攻拉美。2021年5月,宿華悄然開啟第四次“Trinity(三合一)”出海計劃并與1億DAU目標合并。

不過快手鍥而不舍的出海經歷,至今未能復刻TikTok的成功。此番內憂外患之下,快手的第五次出海能獲得成功嗎?

責編:ZB

長江重磅排行榜
視頻播報
滾動新聞
長江商報APP
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欧美黄色A片视频_欧洲办公室XXXX欧美_超碰写真私人影院_欧美性爱23TB